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视频:高群书将拍VR电影 取材仙剑及日本科幻


2019-08-22 09:17:40

做一个本科毕业证【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原标题:超载货车如何跑上高架?上海中环高架受损事故调查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叶健

23日凌晨,由于超载货车违章上高架,导致上海市中环线高架受损,部分高架、地面交通均因此受到影响,给上海交通带来不小压力。

高架受损的经过是怎样?肇事货车又是如何跑上高架?目前调查进展到了哪一步?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问题一:事故发生的经过是怎样的?

记者采访发现,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肇事货车违章上高架引起的。

对此,上海市交警总队副总队长左天福表示,22日晚23时20分左右,肇事车辆从上海市松江区出发,后违章驶上中环高架道路。23日0时10分许,肇事车辆行至中环线(内圈)真华路至万荣路匝道之间时,发生单车侧翻事故,致使高架路段主桥面翘起损毁,桥面最大高差处约40厘米。肇事卡车所载的数十吨预制水泥管桩纷纷翻落,部分管桩坠下高架桥落至地面,导致高架及地面交通无法通行。事故现场无人员伤亡。

问题二:受损高架是否存在质量问题?

记者采访发现,在此前的例行检查中,本次事故中受损高架符合标准,但是其设计荷载仅为客车通行。肇事货车不仅严重超载、违章上高架,而且其载重近百吨,数倍于高架荷载标准。

对于本次受损高架的质量情况,上海市路政局副局长李俊表示,高架质量每年都有监测,(本次受损)支柱(桩号为ZN834-ZN835)并未发现问题。

对于高架受损原因,李俊告诉记者,中环高架是按照载人客车设计的,“目前中环载重标准,大约在20吨到30吨”,所以严禁货车上高架。但是肇事货车不仅违章上高架,还严重超载。车上装有大约30多根预制水泥管桩,根据测算,每根管桩大约重3吨左右,可见肇事车辆的总重量近百吨左右。

此外,记者了解到,根据交通运输部等七部委此前发布的规定,超限超载认定标准是车货总重最高不超过55吨。这意味着,肇事车辆已经超载接近100%。

问题三:肇事货车为何上了高架?

记者采访发现,由于运行车辆高度不一,上海市中环高架桥目前并未限高;同时,中环高架也未安装车辆测重设备。因此,监管部门主要通过路边标识告知车主,以及通过探头、联合执法等方式来制止。

对此,李俊告诉记者,肇事车辆“是非法违规上(高架)去的,在上去前(路政部门)也没有得到信息”。

对于此前制止违章上高架的货车的措施,李俊表示,限高的高度没办法确定,限重也没有安装相关设施。目前,只能通过交警和路政联合执法来加以制止。

问题四:事故调查进展如何?

记者采访发现,目前肇事司机、物流公司及货物装载人员等涉事人员均已被控制,调查正在进行之中。

对此,左天福表示,肇事卡车属于上海建景物流有限公司,装载十余米长预制水泥管桩,车牌号沪D39066。除了肇事车辆,同行还有3辆货车,肇事车辆是第二辆车,这4辆车都属于建景物流。此外,警方还找到为肇事车辆装载预制水泥管桩的现场负责人,相关人员已经全部控制,截至发稿时,调查仍在进行中。

问题五:受损高架如何修复?

记者了解到,高架目前也处于修复、监测中,最快也要2周后才通车。此外,高架修复费用也将向肇事企业索赔。

对于高架修复情况,李俊表示,事故发生后,包括设计、监测、管理和维护单位已经联合拟定了初步方案。目前每小时都在跟踪监测,高架情况比较稳定。由于梁体已经水平位移和侧倾,存在一定危险性,为保证梁体的稳定,需要临时加固。第二步是对梁体进行支撑,并对梁体下面的支柱进行修复。第三步是对桥梁进行平移、复位以后,才能恢复交通。“按照修复方案,应该2周左右可以恢复。但如果梁体或者立柱损坏,修复时间就会更长。”

关于桥梁修复的费用问题,李俊表示,具体费用目前还在测算,不过有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采取资产保全措施,事故损失肯定要对涉事企业进行索赔。

新闻|肇事逃逸还找人顶包,巫溪警方为石龙中学花季少女查明真凶,2016年135所中国重点大学竞争力排行榜出炉(宁波一所大学上榜)

视频:对口型马丽cos梅艳芳 张亮致敬beyond,照样劈腿!日39岁残疾作家外遇对象超50人

原标题:德媒:“流亡藏人”渴望回国 称达赖“不管不顾”令其很受伤

中国西藏网讯 据德国文化电台近日报道,德国记者前往“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达兰萨拉深入采访,当地藏人向记者表现出强烈的回国愿望,称“无政府,无人管,达赖让我们‘很受伤’”。

“流亡藏人”Tanzin向记者抱怨达赖对其“不管不顾”

旅印藏人Tanzin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讲述了当时他当初因为听达赖的“召唤”离开西藏来到印度,然而事实并非如宣传的那样。藏人Dorjee向记者抱怨:“我们翻越喜马拉雅山跑到印度,却发现这里街道狭窄,房子破烂,甚至‘流亡政府’根本就不管我们,真的让人‘很受伤’”。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许多“流亡藏人”都向德国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认同感”:“哪怕现在在印度,从心里我们坚持认为我们是西藏人,真的盼望有一天能回到祖国。”而对于日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流亡政府”大选,这几位受访藏人表示,“这个‘政府’并没有政治权力,他们甚至不能给我们一本护照,我们无家可归。希望达赖再不要采取暴力行为来获得政治权力,我们只想有朝一日平安回家。”

印度达兰萨拉经常发生当地人和藏人的冲突事件

事实上,没有护照的“流亡藏人”在印度面临着种种困境。由于缺乏合法身份,他们无法购买当地的土地房产,只能租赁,同时在跟印度人的纠纷中也得不到任何保障。国际在线曾经报道,2014年8月两名在印藏人同当地人发生冲突被打得满脸是血,而其他藏人并不能前来帮忙。“流亡藏人”多仁(化名)向记者直言:“在达兰萨拉警察在处理冲突时偏袒印度人是公开的秘密。”

而更令达赖和“流亡政府”所担忧的是,由于生活条件迟迟得不到改善,愈演愈烈的焦躁情绪和认同感的缺失已经在“流亡藏人”中蔓延开来。长期难以融入当地社会,加之印度本身经济状况堪忧,部分藏人试图跑到欧美等发达国家去;一些剩下“力不能及”的藏人则希望回到西藏。随着网络通信的发达,国内日益丰富的物质条件和西藏自治区飞速发展的经济状况也令他们非常向往。

安曲活佛回国定居

去年5 月,曾任“流亡政府”高官的第三世安曲活佛获中国政府批准,已返回四川阿坝定居。高官回国定居的消息在印度藏族社区内引起轩然大波,越来越多的旅印藏人开始审视自己的处境和出路。Tanzin向德国记者抱怨时用了“乞求”这个词来表达自己回国的渴求:“乞求达赖喇嘛再勿使用暴力,我们只想要有朝一日回到西藏。”

达赖仍然四处窜访宣扬自己的“藏独”理念,而他身后的藏人社区,则正面临着“人心涣散,土崩瓦解”的结局。 (中国西藏网文/杨眉笑)



相关报道:澳大利亚气温创新高 专家吁政府立即应对
相关报道:DriectFX:加息预期重燃 黄金大幅回落
相关报道:今日猛料丨快来抱大腿:央视“非凡宝贝”节目海选,皮个布赛场通道开启!
相关报道:假的c1驾驶证制作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